欢迎书友访问小说吧
首页大明1617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越溪

章节目录 第一千二百一十一章 越溪

    这帮混蛋,万里殖民过来,占了的地方就成了他们的,各自把势力范围一划,除了他们自己谁也别想碰了。

    南洋各国沦为殖民地的,哪一国没有几万十几万的华人?哪一国的华人不是掌握着其地的经济命脉?

    要说殖民,张瀚可以理直气壮的说,白皮死开,东南亚这地块,自古以来就是中国人的势力范围!

    先是岸基炮台区,然后看到大片的仓储区,接着就是船场和火器局的区域,整个区域划分十分清楚,规划的相当整齐,宋克不觉点头,从这个规划来说,败给和记就不冤枉!

    在其跨过堤岸时就是沿着笨港溪向前,一条小河两侧到处都是各种划分好功能的大块区域,到处都是被士兵隔绝的民众,向宋克等人叫骂的当然不少,不过更多的还是用好奇的眼光在打量着这些身材高大,头发不是金就是红色的夷人,宋克等人故作冷静,等走到大片的农田区时,一条南北朝向的官道出现在眼前。

    荷兰人踩踩脚底,感觉到不少碎石子,脸上神色又是一变。

    台湾岛上多雨,一到雨天就是地面泥泞,踩出来的小路会变得稀烂,荷兰人在热兰遮城附近修了几条小路,勉强可以供载货的马车通行,遇到雨天的话就会泥泞不堪,马车能陷进去半个车轮,在其修筑热兰遮城的过程中,多次遇到这样的恶劣天气,海边营造原本就困难,可是把荷兰人坑惨了。

    和记这边修的路,大约能甩荷兰人的土路十条街左右……用的是五千斤左右的石碾子,十几头牛拉着不停的压平道路,先确定夯土层,然后搞定排水,最后铺上砸碎的石子,在排水透气上比纯粹的夯土路要强的多,这在后世都算是象样的公路了,走马车毫无问题,也不怕下雨,不会有点水就陷人陷车的,这条路一共二十来里长,花费的可是巨资和耗费了大量的人力物力,也是台湾这边为了使屯堡区基地区军营营和各个工场区能连接一处而下决心搞的大工程。

    宋克脸上变色之余,也是不禁喟然感叹。

    和记是把台湾真的当基业在经营,自己这边却存着来抢一把的心思,两边的格局和出发点就不同,所立下的基业底蕴也不同。

    怪不得这边能悄然造出那些纵帆船和帆浆战舰,其人力物力和财力已经储积到了一定的层次,从战争潜力上来说,和记就远比东印度公司要强,所弱之处就是海军底蕴不足,舰船不足,但从眼下来看,还好是现在打这么一仗,要是隔半年一年的再打,怕是东印度公司的亚洲舰队要全军覆没了。

    从道路往北走,不远就是大片的营房区,途中有好几个屯堡,大片的农田被开辟了出来,水稻田已经结出了厚重的稻穗,杆都弯了,一看就知道将会是大丰收的一年。

    这倒不奇怪,台湾这边的气候原本就好,种什么都可丰收,不过有了农政人员的加成,明显还是要比荷兰人那边的收成要好出三成左右。

    另外就是大片的甘蔗田,这叫宋克等人看着着实眼馋。

    白糖在此时是不折不扣的硬通货,比起盐都不差什么,有多少能出多少,台湾的气候相当益于种甘蔗榨糖,要不说殖民者在这种事情上是最上心的,从荷兰人开始就在台湾榨糖,然后就是日本人来搞了更大的台糖公司,整个亚洲的市场台糖都抢下来不少。

    和记当然不会放过,甘蔗田已经越种越多,而且选种培育,郑家都能做好的事,和记没有理由不做的更好。

    屯堡都是在大片的农田区中间,阡陌纵横,站满了看热闹的人群。

    宋克等人这时才注意到,除了明国汉人之外还有大量的土人,这些土人倒是并不叫骂,但看向他们的眼神可是相当的特殊,除了仇视和杀意之外就看不到别的东西了。

    所有人使团成员都是神色一凛,和记唱的这是哪一出?

    明知道他们和土著不对付,杀戮太狠,又捕获了大量土人当免费劳力,双方仇恨很深,今天这事,搞过来这么多土著,和记就不怕收不了场?

    “这些土人,明国人搞过来做什么?”一个荷兰随员被激怒了,一脸不屑的道:“明国人好歹也是文明国度的国民,不知道和这些生蕃土著要保持距离吗?”

    另一个随员语气深沉的道:“怕是叫过来给我们施压的吧?”

    “那有什么用?”又有人接着道:“一万土人,我们一百人就能打的他们抱头鼠窜了,和记指望这些人替他们壮声势?这不是加分,这是减分啊。”

    宋克都是轻轻点头,土著在他们眼里确实只是人形牲口,西班牙人在南美最少直接杀害了过百万土著,其余殖民的各国也好不到哪去,他们在非洲还贩运了大量的黑人,贩奴贸易在几百年前就开始了,现在渐渐有搞大的趋势。

    这个时代的白人没有什么政治正确,种族歧视才是主流思想,加上土著确实不太争气,南美的土著自然条件相当优厚,结果发展出的文明连奴隶制国家的水平都相当勉强,非洲就更惨了,一直和地中海文明有交流,结果几千年下来还是一团散沙,文明程度相当的低,也不怪这个时代被先进文明欺负。

    这也是中国获得承认的原因所在,中国有高度发达先进的文明,科举考试这一条就秒杀大多数文明了,西方的文官制度和考试制度就是从中国学过去的,孔子和老子的思想也被传教士翻译过去,在英国使团于乾隆年间出使中国之前,中国在欧洲列强眼里就是神秘而强大的东方文明,英国的女王和俄罗斯的沙皇都曾经派出使者,亲持国书前往中国示好,虽然是想和中国贸易,但最少是用相当平等的态度和中国交往,在大殖民以国力为尊的时代,原本就代表了中国展示出来的极高的文明成就和强大的国力。

    到了乾隆年间遮羞布被一把扯下,西方人才发现中国和传言中的完全不符,根本就不是一个文明国度,加上清政府的狂妄自大和固步自封,结局就是大家知道的那样了。

    “欢迎诸位。”

    一个黑壮的青年人站在道路一侧,在其左手侧是一个小型军营,现在打开了营门,内中有无数土著和维持着秩序的商团军士兵,高大青年操着流利的荷兰语先对宋克等人表示了欢迎,接着一指军营校场,说道:“我知道各位是来进行和平谈判,但在谈判之前,我方要声明一件事,贵方的士兵君士坦丁,诺贝尔将会在今天被审判。”

    “为什么?”宋克又惊又怒,怒喝道:“我方俘虏贵方不是说保证安全,不会虐待和杀害我方被俘人员?”

    “正常的战争行为之下,我们会善待俘虏。”说话的是郑芝龙,他从海上赶回来就知道获得了大捷,高兴之余也是深感遗憾,这一次的战事对台湾行军司的影响可谓至关重大,可以说日后不管打多少场海战,这一次的海战也是必定占着最重要的位置,甚至将来张大人真的能把公司化家为国,成立新朝,这台湾行军司的海战也会是新朝历史上相当重要的一笔。

    而自己虽然是大舰的舰长,地位崇高,能力也获认可,将来的地位也不低,可惜在海战最关键的时候自己却是在平户被荷兰人缠着,对皇太子号打的是精采,也获得了行军司上下的高度认可,从这一次皇太子号过来时的破破烂烂的样子也能看的出来,郑芝龙并没有虚报战果,皇太子号是被打惨了。

    如果不是被郑芝龙带着天成卫号痛打一番,没准皇太子号也会赶上战场……常威和张续文就是这样安慰着郑芝龙,可是不管怎么说,也没有办法叫郑芝龙弥补自己没赶上大会战的遗憾……

    原本讨海的人脸就黑,郑芝龙现在的脸就更黑了,原本可以婉转说出来的话也是变得**的,不怎么象他平时的为人处事。

    宋克更愤怒了,他攘臂大叫道:“什么是正常的战争行为,什么又不是?”

    郑芝龙沉声道:“正常的战争行为就是贵方和我方在海上交战,我们的人死的再多也不会拿你们的俘虏泄愤……”

    郑芝龙指了一下不远处一个营区,说道:“你们的人都在那边,可以看看是不是完好无缺,并没有受到殴打虐待。”

    宋克其实早就看到了,三百号人呢,就算三百只苍蝇也相当显眼了。

    自己人都被木栅栏围着,垂头丧气的坐在地上,四周是看守的士兵和大量的吃瓜群众围观,宋克哪有心情去细看,盯了两眼就挥了挥手,算是看过了。


同类推荐: 变身魔族少女三国王者灵武帝尊九真九阳浮屠七生一路一向北猫爷驾到束手就寝自古红楼出才子